“我很遗憾我们当时没能打好这场保卫战。”面对镜头,李高山时常表现出愧疚。当年的战友,已经相继凋零。南京市公安局统计,至2014年,参加过南京保卫战的在宁老兵中,程云和骆中洋相继去世,李高山成为最后一名参加过南京保卫战的在宁老兵。

到了晚上越来越冷,硬邦邦的毯子显然无法保障舒适的睡眠。“睡个觉咋一会儿天上,一会儿地下。”母亲唐家翠竟吐槽起来,“批评”此处的简陋条件。在路上久了,李亚西倒是早已习惯简陋,却忘了普及母亲的认识。